背景:              字号:   默认

第34章 chapter34(1/1)

苏南回去之后和张旭又是各忙各的,她也是最近知道张旭开了个小公司,公司就在市中心某个楼层的一个房间,说的上狭小偏僻,也没什么茶水间,五六个人隔着个挡板就开始工作,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苏南自己也去过两次,有两三个眼熟的,但是性格上却熟络不起来,再加上张旭自己也不经常去,基本上都是吴懋维持着,她要是频繁了也说不过去。

苏南这几天接连以维修的名义拜访了名单上的几家老住户,都是得过矽肺病的,但是数据都过于老旧,所以是否存活她也没信心。

这已经是第六家,房屋低矮,都不算在规划的社区里面,依旧是老旧的红砖黑瓦,墙面上有一个白色圈圈,圈圈里头一个大红色“拆”字。

苏南一看心就冷了,她敲了敲门,臆测没人之后频率都很急躁了,房门突然咿呀了声,她呆住了,将急躁的心情隐藏下来说,“请问盛老先生在吗?”

年轻的女人疑惑,“你找我父亲干嘛?”

“我是检查线路的,这是我的工作证。”

说着苏南将逼真的工作证拿出来,那女人也不疑惑的放她进去,苏南看见一个大爷躺在床上,她怔在原地看了下,一如晚期的父亲母亲。

这是一个平房,穿过大厅屋后还有几间房间,房间里面刷了白色的漆,年代久远了产生了不少的裂痕,顶角的地方还有蜘蛛网,大厅外面杂草重生,房屋中间放着逝者的黑白画像,相邻左侧是一套军人挂历,左侧上檐是一副□□画像。

女人剔着牙指着屋外的保险盒,“喏,你检查吧。”

老年人骨瘦如柴,不时的发出连续且剧烈的咳嗽,仿佛心肝脾肺都要被吐出来,苏南的眼眶有些泛红,她不动声色的挪开视线走到了门外,笑笑问,“有点高了,没有梯子吗?”

“那你待一会儿,我去隔壁借去。”

“好,我也不着急。”

等到女人走了出去,苏南拿起桌子上的温水递给咳嗽的发呛的老人家,顺着他的脊背问,“您是石老先生吧?”

老人家的眼睛浑浊又湿润,他艰难的坐起身来,微微咳嗽了下才说,“是啊,一把老骨头的。”

“我看见你家的屋子外面写着拆字。”

“哦,是要拆了,但是我们还没有落脚的地方,所以还住在这里,”老人家有白内障,看不大清楚面前的人,但是又觉得没见过,“小姑娘是哪里人啊,以前都是老顾过来修的,怎么今天你过来了啊?”

苏南的心往下沉了又沉,却依旧保持微笑,“我叫苏南,是苏浙的女儿,以前也在电瓷厂,经常去一线的,您记得吗?”

老人家干枯的脑袋微微抬起,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突然“噢”了一声,“有点印象。”

“我爸妈都是电瓷厂的,他们都已经去世了。”难得遇见依旧尚在的,苏南带着哭腔,“我能——”

老人家的手僵硬了下,模模糊糊看见自己的女儿要进来,小声的打断苏南说,“我下午要去医院复诊,你下午过来吧,就在市立医院,呼吸科。”

苏南说了声“好”,接过老人家的水杯放在桌子上,顺手搭过他女儿的梯子,梯子稳稳的落在墙壁上,她照例上去查看了下线路,关上电源之后换了条新的保险丝,那女儿插着腰仰着脑袋看着,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苏南这才下来。

苏南出门的时候刚好遇见买菜回来的刘姨,她就站在石家门口,苏南冲她打声招呼她就笑笑,“都不在一个区你怎么来这边了?”

“哦,”苏南想起石家有电视机,“他家电视机坏了,修了下。”

刘姨缠着她的手往回走,“电视机能值几个钱,下次就不要过来了。”

“也没要钱,”苏南接过刘姨手上的瓜果蔬菜,故意岔开话题,“您怎么买了这么多?”

“这多吗?儿子媳妇回来了,给他们做点好吃的。”

“这样啊。”

两个人坐上公交,三站,人挤人,刘姨目光定定的投放在车窗外,忽然开口问她,“房子那事儿?”

“我不打算卖掉。”

刘姨像是猜到了,呵呵的说,“不卖就不卖,我也就是个做社区工作的,你要是真的不卖我也没办法。”

苏南牵扯了下嘴角,最后公交在小区边上停了下来,两个人沉默着往里面走了会儿,最后分道的时候刘姨还客气的问她要不要进来吃饭,苏南说不用,那就行了。

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温度也不过尔尔,想来是秋天快到了,苏南穿的也多了几件,楼下已经很多户人家搬走了,墙面上贴着拆字,楼道里空空荡荡的,苏南一边走还能听见回音,在她几乎有一种一个人住一栋破败楼房错觉的时候,看见张旭正坐在走道上低头刷手机。

苏南走到他面前停了下来,张旭抬头看她,“怎么现在才回来?”

“你又没带钥匙?”

“忘记了。”

苏南撇嘴,“早知道还不如就放在花盆下面。”

“嗯。”张旭将手机放进兜里接过她的钥匙,身后有一捧花是路过花店的时候买的,他塞进她怀里开了门,有点担心的看着她,“今天又干什么去了?”

“能干什么,”苏南将花□□花瓶里,“说了你能帮我?”

张旭从她身后围住她,下巴搁在她的肩上,调笑着说,“你怎么知道我不在帮你,我可不一直都在帮你。”

“旭东既然拿到合同了,是不是意味着他们收购电瓷厂也指日可待了?”

张旭将她翻过身来,摸着她的额头,“小脑袋又在想什么,”他有点怕她轻举妄动,“旭东这边不好过,以后会更不好过,你只要安安静静的待着,我会尽力给你想办法好不好?”

苏南嗫嚅了下嘴角,她不是不相信他,只是时间越发的紧迫,她怕来不及,想起石家那个老伯,不好的记忆刹那间汹涌备至。

“知道了,”她知道他很疲累,“你现在非常时期,我怕让你分心。”

张旭看苏南难得这么乖巧,有些不可思议,他轻轻揪着她的脸颊,轻笑说,“装的吧?”

中午张旭简单的做了两个菜,手机响个不停他也不接,最后索性关机了。他做的好吃,苏南最后很给面儿的多吃了一碗,吃完饭时间还早,张旭大概被手头的事情打扰的不堪其扰,所以还得先走,临走之前还给苏南说不要轻举妄动,苏南敷衍的点点头,张旭犹疑了会儿,还是出了门。

苏南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考虑张旭的建议,的确,现在电瓷厂正在收购的关键时期,她无力阻止旭东对该厂的觊觎,更无力改变厂内急于变卖的热切,如果说真要等的话,张旭最近早出晚归,更不忍心对他造成困扰。

苏南中午在床上稍稍躺了会儿,天气冷了下来,所以漆红斑驳的窗户也是关上的,她微微叹了口气,觉得张旭应该也已经开远了,这下下了床套上了件卫衣,黑色的帽子套在头上,她黑亮的眼睛有刹那的无奈,最后还是斜背着黑色挎包出了门。

刘姨吃完午饭又去了趟老石家,老伯已经去了医院,刘姨走了进去,她女儿给她倒了杯茶,“刘姐过来什么事?”

刘姨照面乐呵呵的笑笑,左右看了看,“你爸呢?”

“一把老骨头了,又住院了,”那女儿坐在她对面,“是要拆迁的事吗?”

茶面上有一些浮釉,刘姨将杯子推开了些,“你也是厂子的老职工了,这些年厂子对你也不差,房子的事情你放心,你儿子不是准备要买房吗,这边的拆迁款下来加上你自己的积蓄肯定是够了。”

“那就好。”

“苏南今天上午过来是为了什么事啊?”

石家的老女儿有些疑惑,“谁是苏南?”她想了下,“你说那个修电路的,我也不知道,就过来检查了下。”

她什么时候修电路了,刘姨冷笑,“电瓷厂可就要卖了啊。”

“我知道,哪能不知道,我家老头子的嘴巴严实着呐。”

奎阳是个小公司,吴懋之前一直用小业务养着,这一年时间多多少少也赚了些钱,张旭之前也是白手起家,但是和多年相比在人脉上有了得天独厚的优势,从招标会回来之后他也没再怎么关注旭东,一来无暇,二来心知肚明。

进去办公室的时候吴懋正在看时事新闻,讲的正是广都江宁区开发项目,三年前张旭接手的单子,之后张旭进了监狱,就由宋闽东操作,但是操作的的确不怎么样。

新闻报道上一片怨声载道,各种起诉此起彼伏,可是案子一直由旭东的公关一直按捺着,现在集中爆发,旭东的公关倒是表现的很谦逊,彻查是一方面,更重要的他们许诺很快落实赔偿金。

吴懋关掉电视,双手撑在办公桌上,“赔偿金,倒是说的容易,他旭东现在哪里能拿得出那么大笔钱?”

“或许拿的出呢?”张旭回到西城之后就一直西装革履的打扮,这才是他一直以来最寻常的样子。

“出了个窟窿用更大的窟窿堵上?”吴懋坐正了些,“视频什么的都寄过去了,你知道,时秉汶要见你。”

“他见我干什么,不是说在度假吗?”

“回来了吧,他老婆也回来了,听说快要生了。”

张旭挑眉问他,“第二胎?”

“应该是吧。”吴懋笑笑,“这些个纨绔子弟,竟然还有夫妻圆满的,少有啊。”

纨绔,张旭拿起桌面的文件,“呵,他可不是什么纨绔。”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九鼎记继室子的为官路机甲王座上位重生之官道首辅娇妻有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