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5章 chapter5(1/1)

西城广场贸易中心的led上播报着西城市最新的土地政策,市政决心零容忍拆除所有的违章建筑。贸易大楼第九层是声色犬马的娱乐场所,西城最大的包厢里一群人闹哄哄的,大约是好久没聚到一起了,寒暄的时间就占了大半,等的人还没到,大家凑着几桌玩着麻将,因为大多都是男的,请来陪酒的小姐坐在了腿上也不抱怨,所以一人一根烟不一会儿也就烟雾缭绕了起来。

张旭是半个小时后进来的,这一次聚餐是专门给他接风洗尘扫扫晦气,坐在最外延的一人站了起来,拉着张旭就坐在了椅子上,“旭哥,你可出来了,兄弟们可想死你了。”

张旭不说话叼着烟摸着麻将,神色不明的翻牌摸牌,里面的一群人也要过来给他打招呼,吴懋挥了挥手他们也就自觉地坐了原位。

一个陪酒小姐被拉在张旭边上,本来推搡着是要坐在张旭腿上,但是张旭一脸不耐,她便默默地端个椅子放在一边无可奈何的看着他。

邻座的男人吐了口烟呵呵一笑,“旭哥刚从牢里出来,要是没本钱的话我可以借借。”

他本意就是讥笑讽刺的,张旭当年得罪不少人,他也在其中,不知道谁请的他过来,一句话出口气氛就僵硬了。

张旭又摸了一张牌,食指由上至下感触着牌底轮廓,微微笑了笑,右手夹着烟在烟缸里抖了抖,烟灰掉下去,烟头的地方又灿烂了起来。

他将牌□□去重新排列了一下,声音不大,却很有力度,“天胡十三幺。”

苏南等在车站,车站外边有些小贩,味道闻着不错,她要了一个烤山芋,热乎乎的烫手,直接拿出去不体面,她就蹲在小贩边上吃干净了。

和小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天南海北的抱怨着,苏南擦了擦指甲,看见不远处一个熟悉的人影在人群中走了过来,她跳了起来,朝着他走了过去。

她走近他,他也就停下来了。

张旭打量着她,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自己的,“阴魂不散啊。”

苏南哼了声,“你这样有意思吗?”

吴懋还在身后,他对苏南挺有兴趣,“旭哥,她到底是谁啊?”

“房东。”

吴懋两只眼睛笑眯眯的,面上看起来不信,“旭哥你可小心点,不要又被女人骗了。”

苏南观察着他们,只见张旭转过头,“得了,你先回去吧,我心里有数。”

“那我过两天给你会合。”

打发了吴懋,苏南紧跟着张旭,“你还被女人骗,以为你就靠这个活下来的。”

“总有走眼的时候,这有什么。”

苏南看他眉角的笑意都快溢出来了,比以往任何时候来的温暖,又料峭着好看的眼眸,薄凉的嘴唇邪肆的拉起一个弧度,苏南心跳蓦地一怔。

苏南垫起脚尖凑近他,“你喝酒了?”

“管那么多,要做我老婆啊?”

苏南色眯眯的看他,“你要是愿意我就勉为其难。”

“姑娘,你就这么如狼似虎谁敢要你。”

苏南不跟他吵,一前一后的买了票,一前一后的上了车,还坐在一起。

车上的人满了,张旭问,“你不是身无分文吗?”

“是啊,就是身无分文,你拿我怎么办。”

她的嘴唇饱满红润,撒娇打趣的时候狡黠的牵扯出细小弧度,他问她,“你都骗了我多少。”

说到骗,他皱了皱眉头,靠在座椅上就闭上眼睛睡觉,苏南嘟囔了句什么,他不想听。

苏南看见他似乎是睡了,靠他近了一点,睡着时候的他略显严肃,好像在防备着什么,他的睫毛长长的,印在她的影子里,她吹了口气,他的睫毛便微不可见的颤了颤。

苏南忍不住微笑,心满意足的靠在椅背上也闭上了眼睛。

这一趟的终点是一个小镇,算是广都最为偏僻的地方,最近又要被开发商整理成岛屿旅游示范风景区。

苏南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身后的两个中年大妈一惊一乍的八卦声惊醒了,苏南睁开眼睛,才发现张旭也没有继续睡,她以为他在看着她,但是他只是掠过她看向窗外,窗外的风景开始饕餮丰满起来,空气也透着一股圆润清香。

身后的大妈开始各种秀儿女秀幸福,一车上的人都没说什么,她就也看向外面绵延不绝的风景。

突然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响起,苏南神游的心情随着身体的前倾顿时荡然无存。

他们坐在客车的后方,全车都在恐惧尖叫惊慌失措的时候苏南还木然的等待着。

已经有人蠢蠢欲动准备离开,驾驶座一阵吼,“都他妈给我坐好,谁敢动我现在就炸了你们。”

一把水果刀抵在司机的脖子上,司机不敢有任何的动作误伤自己,只哆哆嗦嗦的用着快要哭出来的声音说,“大家不要动,大家坐好!”

“你想要什么,你不要冲动,我都给你。”

苏南往后靠了靠,同时无声无息的将窗户开到最大,张旭瞥了她一眼,握着她的手不让她轻举妄动。

苏南瞪了他一眼,对着嘴形说,“我已经报警了。”

张旭浅笑,手还握着她的,汗涔涔的。

有妇女嘤嘤的哭着,绑匪一边在驾驶座控制了窗户,他也紧张,声音也颤抖着,“我要什么,我要你们陪着我一起死。”

绑匪用镣铐将死机的双手绑在一起,这才敞开风衣,里面密密的绑着□□,已经开始倒计时,另一只手拿着锋利的刀面。

张旭这才看见他的样子,个子高高的,但是瘦的皮包骨头,腰背曲着,因为激动身上青筋爆出,眼球凸起,布满了血丝,身上套着一个牌子,好像是一个工作证。

他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在客车走道上来回搜罗,他说自己不幸的遭遇,说自己身体里的不治之症,说怎么被骗子公司骗走了所有家当,说自己怎么妻离子散一无所有,又时不时的将刀片指向随意的某个人,那人尖叫了他便有满足感,诡异的狞笑着,笑着笑着又是一抹深度的荒凉。

就这样僵持着,炸药的倒计时只剩下七分钟二十三秒,张旭耳边有直升飞机轻浅的轰鸣声,绑匪也听见了,他神经紧张起来,神神叨叨的说些什么,看见苏南旁边的窗户敞开着,便一步步的走近她。

张旭人高马大,坐在外侧就是苏南天然的屏障,绑匪揪不出她,拿着刀对着苏南的脸上指划着,苏南的手间冷汗直溢,张旭放开她的手,在绑匪几乎刺在苏南脸上的时候他猝不及防的伸手掐住他的脖子抬脚捅在他的肚子上。

绑匪力气很大,扭打中死死抓住尖刀就要往张旭身上招呼,张旭躲闪的时候他便挣开了他,绑匪的招式都是凭着本能,有着置之死地的绝望和决绝,每一招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张旭只能硬碰硬的用身体选择时机击打在他的腰际眉心和关键部位,一阵激打,绑匪的尖刀落地,才有其他人从座位上起来帮忙制服绑匪,绑匪寡不敌众,手脚都被压在过道。

绑匪拼死挣着,新上来的两个人用尽全力竟绑的勉强。

一个男人从绑匪口袋里找到了红色按钮,绑匪眼里有转瞬即逝的得意。

男人刚要按上去却被张旭制止了,绑匪看见,一阵抽搐后,悲鸣的吼叫出声。

这个时候司机手忙脚乱的将车门开了,车上的人汹涌的抵在车门,有人摔了下去,直升机上的警察乘着降落伞稳稳落地,指挥着他们去到安全的地方。

只剩下两分钟,张旭有条不紊的撤下绑在他胸口的炸药,额头冒着冷汗。

苏南也出了座位,张旭终于拿下炸药,疲累的准备站起来,苏南预估自己的速度可能会快一点,接过炸药跨下车门,张旭愣了一下,随即脱下外套,缠绕成一个粗实的绳子绑住他的双手,几乎同时,一声爆炸声,车窗外的湖面惊起的巨浪,方圆的花草树木林路以及路中心的汽车瞬间进入暴雨之中。

浪水拍打进车子里面,也沾染在张旭身上,他站起身来,外面的浪水渐渐稀落,等到湖天一片清明的时候,他看见苏南躬着身子双手遮在额头一副闲常躲雨的样子,可还是无可避免的像个落汤鸡。

张旭微微触动,燥热的天气中生出一丝清凉。

张旭的胳膊有明显的带血的刮痕,苏南在树荫下给他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前面由警方和慌乱的群众组成的矩阵折腾了好久,其中一个警察在听了围观群众的口供后扫向张旭,张旭微微抬起手,警察走近他。

张旭递给他一个牌子,抬了下下巴说,“绑匪身上的。”

警察扫了一眼,一字一句的念了起来,“广都市江宁区开发项目......这个项目挺大的啊,我记得三年前哪个公司拿下的来着?”

“这就不知道了,得你们去查。”

警察将牌子放进证物袋里,颔了颔首转身离开。

太阳照的人火辣辣的,苏南看着他,嘟囔着说,“他也挺可怜的,家里无亲无故,还各种被骗,是我我也忍不了。”

张旭目光沉静了几分,重复着苏南的话,“是忍不了。”

“什么意思?”

张旭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层,说,“这事儿没完。”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九鼎记继室子的为官路机甲王座上位重生之官道首辅娇妻有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