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525章不祥的预感(1/1)

画面中的气氛异常古怪,各个人的表情不一,但糅合在一起却非常不协调,像是大梦初醒之后才发现自己站在悬崖边上一样。雷色依旧面无表情,只是脸色更差了,想必刚才出去应付敌人让他又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不过从他的脸上压根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变化,还是那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

炼金师巴特塔神情委顿,身上那件补丁摞着补丁的炼金师长袍上血迹斑斑,他的嘴角还有血丝在缓缓往下流淌,两只手臂以奇异的姿势扭曲着,看起来是被人硬生生拧断的。

他的表情里有恐惧,有对于死亡的抗拒,然而又有些狂热和骄傲,好像自己做了什么足以名垂青史的大事情一样,只是这种自豪自大的情绪被死亡的阴影覆盖着,看上去既可怜又可笑,像是一个人竭力想要反抗自己注定的命运,最后却依旧逃不过命运的重击。

空间系大魔导师亚兰特也不再是那副花花公子的做派,他那件原本雪白的魔法师袍已经被灰尘、污渍给染成了灰色,显然又在激烈的战斗中给撕成了一条条的破布一样的布条,然而他此刻却完全不在意,年轻的脸上被愤怒填满了每一个角落,几乎像一座马上就要喷发的火山一般。

精神系圣魔导师梅内伊则盘膝坐在地上,这位实力不逊于月神黛尼娅的法神双目紧闭,一道道几乎肉眼都能看见的波纹从他身上溢出,幻化成山川河流、花草树木、飞禽走兽的形象,只是这些幻像都只能维持短短一瞬,随即便消失在了空中。

即便如此,还是让人惊叹于他的超级实力,但是显然梅内伊恐怖的魔法力已然有了失控的迹象,他此刻正在拼命压制,如果法神的魔法力真的失控,别说这座深藏地下的石窟,就连整个塞鲁斯山谷估计都得灰飞烟灭。

作为画面中在场的唯一一名女性,黛尼娅则是另一副形象——她毫无顾忌地任由泪水肆意流淌在美丽的脸庞之上,璀璨如珍珠一般的泪珠连续不断地滚落,她的眼睛紧紧盯着手中的艾泽拉斯权杖,断成两截的艾泽拉斯权杖!

是的,历经不知多长时间的努力,耗费了不知多少珍贵的材料,好容易几乎打造成功的神器,艾泽拉斯权杖,已经断成了两截,此刻正在黛尼娅的手中。

能让一个法神痛哭失声的事情不能说没有,但却绝对不会很多,这一件就是。再说身为女性,总有一些不同于男人的地方,通过哭泣释放情绪就是一种。除了唐福之外,旁观的观众中的其他人都觉得痛惜无比,一个跨时代的神器就这么被毁了!

然而只有唐福知道,事情到后面还会有意想不到的奇妙变化,否则最终流落到他手上的探矿仪、艾泽拉斯权杖又是怎么来的?好在没有让他等得太久,雷色,这个即使苍老得不成样子的男人,依旧带着雄狮般的气势,向炼金师巴特塔走去。

雷色的声音不再是那种老年人的虚弱喑哑,而是恢复了那种深沉威肃的音调:“巴特塔,我不想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勾结上神族的,我也不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干出这种背叛家庭、背叛师长、背叛种族的才蠢事!我现在只问你一句,艾泽拉斯权杖到底有没有修复的可能?回答我!”

最后一句话,如同狮王在草原上的怒吼,里头蕴含的愤怒与力量会将胆小的斑马羚羊之类统统吓得远远逃开,巴特塔也不例外,被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然而敢于做出吃里扒外、甚至不惜毁坏神器这种事情的人,其头脑是不能以常理度之的,巴特塔吓了一跳之后,不知想起了什么事情,突然放声狂笑起来:“雷色啊雷色,事到临头你还是要求到我这里来!不过要让你老人家失望了,艾泽拉斯权杖已经被我彻底毁了,再也不可能恢复啦!你们这些蠢货,还在这里喋喋不休又有什么意义?你不想知道我的事情,我却偏要跟你说道说道……”

一道淡淡的金光闪过,跌坐在地上披头散发如同泼妇骂街一样的炼金师巴特塔瞬间消失,被挟怒出手的雷色彻底从人间抹去了。

“不!”黛尼娅冲上前来试图阻止冲动的雷色,但是却迟了一步。黛尼娅也没有生气,只是用哀怨的眼光看着雷色,口中喃喃自语:“你杀了他有什么用,留着他总归还有一线希望……”

听到黛尼娅的碎碎念,雷色也不反驳,只是冷哼了一声,指了指亚兰特说道:“你跟我来。”

巴特塔被抹去的那一瞬间,最开心的就是亚兰特,作为主持神器制造的两大巨头,亚兰特对于巴特塔的行为最痛心、也最不能接受,艾泽拉斯权杖可是浸透了他的心血啊!虽然不知道雷色要带他去哪儿、做些什么,但出于本能的信任和服从,亚兰特下意识便跟在了雷色身后。

雷色从黛尼娅手中接过断成两截的神器,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你留在这里,看着梅内伊,后面的事情还要靠你们俩相互配合。”

黛尼娅满脸的疑惑,她不知道雷色要去做什么,也不知道雷色在说些什么,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懂,但放在一起组成的意义却让她无法理解。她正要开口询问,雷色却已经扭头走了,遥遥扔出了最后一句话:“不用纠结,你马上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了。乖乖呆在原地不要动。”

在所有人(包括唐福那一票观众)的目送之下,雷色带着亚兰特走到了魔法实验室中间,只看雷色小声对亚兰特说了几句话,亚兰特先是大吃一惊的表情,然后露出思索的神情,最后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咬牙切齿地冲雷色点了点头。

场外的黛尼娅突然心头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因为从亚兰特的眼角流淌下两滴晶莹的泪珠,她深知对于亚兰特这样骄傲的人来说,即使打断他全身的骨头也最多让他痛苦地嚎叫,也不能让他流下哪怕一滴眼泪来。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修仙狂少农家地主婆刺符师都市医神狂婿男神防狼日记[娱乐圈]嫡女为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