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520章纯正的黑龙(1/1)

但到底是经历了许多历练的人了,只是兴奋了片刻,萨仑便安静下来,躬身对唐福祈求道:“大兄,一定帮我一把!”

旁人可能不解话中其意,但唐福又怎会不知道萨仑这是下定决心要提高自己的实力,甚至为此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出来混,什么最重要?说到底,还是自己的一身本事。

如果没有唐福帮忙,即使在按照记忆打造的幻境之中,萨仑依旧只能看着不共戴天的仇敌逍遥自在,束手无策。

唐福无言地点点头,他之所以对设置幻境禁锢他们精神力的幕后黑手一直不知是敌是友,原因就在于此——除开他际遇逆天外,游霞儿和萨仑都在幻境中磨练了一番,克服心魔,心性得到极大成长。虽然这时候还看不出好处,但对于他们今后的成长可谓是好处多多,尤其是遇到需要跨越的瓶颈之时,心性坚韧的好处自然是不言而喻。

最后两个人,吉仁谢与马提尼,出乎大家的意料,是自己醒过来的。

吉仁谢久居深山,从小生活在猎户村中,山野之民风淳朴,天养地长,可谓一切都从自然中得来,也向自然中归去。所以小猎人的心志之淳朴坚定,实在是那些在滚滚红尘中打过滚的人们所自叹不如的,因此吉仁谢能够依靠自己在禁锢精神力的幻境之中醒来,虽然也很让人惊异,但好歹还能接受一二。

但是马提尼,他的盗贼职业就决定了他的心性不可能如小猎人一样单纯。大陆各大公会之中,以盗贼公会最不受人待见,盗贼职业也被人视作低贱如奴婢之流,但凡有一点出息、有一点能力的,都不愿意选择这个职业。

虽然在遥远的以前,也曾经出现过由盗入道的顶阶高手、大宗师,而且在当前的冒险者队伍之中,这个职业和魔法师、弓箭手、猎人、战士、牧师等等一样,同样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从未听说过有哪个大型冒险者团队和佣兵团会摒弃盗贼职业——说的难听一点,这些团队一边骂着盗贼职业,一边又要使用这些被侮辱和被损害的盗贼,从来没有想过要为他们正名,略等于一边当婊子一边又要立牌坊。

因此,不是走投无路的人,很少有主动加入盗贼职业的。但马提尼就是个特例。

说起来马先生出身雷色帝国东北行省,家庭背景虽然比不得唐福乃天潢贵胄(刚刚知道的),也比不得游霞儿财雄势大(虽然不受待见),但也算得上家境殷实,根本不需要自家子弟投身盗贼这个在全大陆都很没有前途的职业,更别说马提尼还是家族这一代的嫡子。

可是马提尼哭着喊着、不顾家严家慈强烈反对,依旧坚持选择要去当一名暗影中的王者,行走在刀锋边缘的刺客,缘由无他,实在是发自内心地热爱这份看上去几乎朝不保夕的工作。搞到最后,家里人实在闹不过他,只得默许了这个大逆不道的行为。

至于他为什么如此热爱让人唾弃的盗贼职业,这就是一个谜了,至今马氏家族也没搞清楚。但不管怎么样,马提尼的心灵坚韧程度绝对比不上唐福、萨仑这种历经坎坷的悲剧性人物,但是却圆融无缺,跟吉仁谢某种程度上有着极其类似的表现,没有漏洞的心灵怎能轻易攻破?所以,马提尼也依靠自己的力量挺过了让前三个人谈之色变的心魔考验。

看到大家伙都全须全尾,毫发无损,唐福总算长舒了一口气,保姆这个活计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放到自己身上,他尚且敢于在没有路的地方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但是关系到别人、尤其是自己这些同生死共患难的伙伴,可就很难做出这种不管不顾的选择了。

“休息一下吧。”唐福让大家围成一个圆圈,也没做什么警戒,只是让所有人好好休息,好恢复在禁锢中损失的体力。

他也算看出来了,此间主人并没有想对他们下黑手,否则就算再多来十倍的人手,也免不了全军覆没的结果。众人休息时,唐福还在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着从塞鲁斯山谷中的遍地魔晶石,一直到刚刚经历的匪夷所思的禁锢空间,这一切到底是怎么来的?

自己这一行人又究竟会再遇到什么样的情形?有无迫在眉睫的危险?

他想到的这些问题统统没有答案,或许等到能从这个鬼地方出去之后,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但是,还有没有可能出去……身处不测之地,有些事情不考虑不行,但想多了似乎也屁用没有……

石窟深处的魔法尖塔齐齐悄无声息地晃动了一下。

原本石窟就处于一种朦胧的光线中,既不明亮也不耀眼,在唐福他们那个位置,遥望最里头的魔法尖塔也就只能看到朦朦胧胧的影子和轮廓而已,更别说这一群人宛如惊弓之鸟,一再遭遇种种超出他们掌控范围、甚至超出他们想象的离奇诡异场景,弄得人人自危,压根也想不到魔法尖塔会有什么变化。

可是不止魔法尖塔,石窟里的光线明暗、折射角度统统在变化,就像是有一个最高明的灯光师在幕后操弄,想要弄一出最华丽、让所有人印象深刻的舞台剧出来一样。一群人抬着一条龙走进了洞窟。一条龙有多长?

大概没什么人有兴趣、或者说有胆量去考证这个问题,因为龙族一向是以对金银珠宝一切亮闪闪的东西那偏执的热爱和暴躁的脾气著称的。可是这条龙真的很长,看得出来绝对是一条正处在壮年的真龙,它的脑袋都已经进入洞窟老远了,尾巴还甩在石窟的外面。

从脑袋看,这是一条纯正的黑龙。

漆黑如墨的龙鳞,上面红色的部分应该是鲜血,因为还在顺着龙鳞滴滴答答地往下流着。

两支虬曲弯折的龙角高高翘起,指向天空,露出狂傲的不羁,然而右边的那支龙角已经被生生掰折了,露出里面如同玉石一般颜色的骨髓。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修仙狂少农家地主婆刺符师都市医神狂婿男神防狼日记[娱乐圈]嫡女为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