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58章蹂躏(1/1)

唐福哂然一笑,没有回答康斯坦丁的问题,而是转过头仰望着高高的落日峰——他们爬了好半天,已经到了离峰顶只有三分之一路程的地方,超过了他学习柔体术的石室,当然那是在另一个方向,不能说他让人另外开凿一条小路出来就完全没有隐蔽石室的目的,当然针对的绝不仅仅是跟他上山的死灵法师和矮人战士。

落日峰顶上到底有什么在等待他们?这真不是一个好问题啊,因为谁也没有答案。

想了想,唐福还是决定多说一些他所能推测出来的情况,以免康斯坦丁老是心存疑虑,“根据侦察小队深入魔兽山峦内部得来的情报,这次战争的指挥者根本不是它们原来的首脑,甚至它们的狮虎族的统治者很可能被人一锅端了……”

他露出思索的表情,慢慢说道:“到底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把魔兽山峦当家人干净利落地一次解决,夺取了领导权,还能让这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野兽乖乖听话?而且你看这次魔兽对战争的应对,完全不是之前的风格,居然知道收缩起来,用空间换时间,猬集在落日峰下,如果不是你们决定稳扎稳打而是轻敌冒进的话,说不定战争已经结束了……”

康斯坦丁赞同的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迟疑着说道:“那又怎么解释眼下的情况?按兵不动,等我们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抽冷子给了它们一闷棍,才知道反击?这可不像一个高手的风格啊。”

唐福又笑了起来,像只偷了鸡的小狐狸,“那是因为我用特殊的方式告诉了他,我要来找他,如果他不肯接招,就别怪我们将这个天彻底捅个窟窿,大家一拍两散。”

“又是这招……”

康斯坦丁的表情像是吃了一个酸到掉牙的葡萄,曾几何时他也是英明神武的精灵王这种无赖招数的受害者,能深深体会到那种无可奈何的心情,他恍然大悟地说道:“我说前几天怎么感受到了魔法元素的异动,原来是你搞的鬼……”

“只是几个小小的空间裂缝,也算不上什么大动作吧,我把信息通过裂缝传递了出去,这招还是跟你学的呢。”唐福的口气怎么听,都有股掩饰不住的洋洋得意。

不过他真的有资格得意啊。康斯坦丁在心里念叨了一句。要是不顾一切后果,甚至包括烟消云散在内的话,康斯坦丁也能弄出一两条深不见底的空间裂缝,虽说很可能细小得可以忽略,而且哪有浅浅的空间裂缝呢——毕竟那是通向不知哪里的异世界的空间通道啊。别看上回跟唐福交手时他能快速地弥补缝合那个超时空风暴,但那毕竟是修补,况且还有人在帮忙……对了!

“你怀疑是他?”

康斯坦丁的眼睛闪闪发亮,脱口而出道。

显然两人之间的默契程度很高,还没等他的话音消失,唐福就点头说道:“没错,也只有这样的实力,才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将魔兽山峦收服,当然也只有这样的家伙,才有资格当我们的对手。”没有在意精灵王口气里的狂妄,因为他有狂妄的资格——康斯坦丁甚至希望他更狂一点,只有这样的主人才值得追随吧。

“骨龙骑士拉尔夫所说的那个‘神’,还有现在射月原的掌控者,”康斯坦丁眼中的绿火熊熊燃烧着,口气却如同一条冰封的河流,“跟这个颠覆魔兽山峦的家伙,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应该就是他。”唐福肯定地说道。

他再次抬头看看尚剩下三分之一高度的落日峰,又回头看看被浓雾封锁的山脚下的战场,这时候哈兹已经返回了队伍中原来的位置,伸手做了个继续向前的姿势。但愿是他。唐福在心里默默地说。如果这三个家伙不是同一个人,那么我们的乐子就大了。

到处都是金属兵器相互撞击的声音,还有肉体被巨大的钝兵器击中所发出的沉闷而撼人心魄的“砰砰”声,以及那些不幸的可怜家伙临死前不甘心的哀嚎声,在这些声浪的碾压覆盖下,刀刃刺破动脉以及鲜血“呲呲”奔流的微小动静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被鲜血浸透,以致于变得潮湿甚至泥泞的地面却忠实地记录着这一切。

在落日峰下正面宽度甚至不到一公里的窄小地带中,集中着七千人的精灵之森与死灵沼泽联合起来的西征军团,以及无分良莠被统统抓上战场、总数已经超过一万这个令人惊悚的数字的魔兽军团,毫不夸张地说,只要将手中的武器刺出去或者砸出去,就肯定会有收获——至于伤害的是敌人还是自己人就要两说了。

两支射月原里所能纠集起来的最大的武装集团,就这么毫无花哨地狠狠碰撞在了一起。

如同猛恶的海浪拍打礁石一样,无非只有两种结果,要么海浪被坚硬的礁石打得粉身碎骨,要么礁石被海浪所彻底淹没。

眼下的情形,却是魔兽军团这股滔天的海浪,被事先掌握了大量情报、又将阵地安排的井井有条、如同长满了坚硬长刺的刺猬一般的西征军团给狠狠地蹂躏了一把。原本精灵就擅长阵地防守战,又加上天时地利人和的种种有利条件,如果不把魔兽山峦这帮没头苍蝇的屎给打出来,岂不是枉费了唐福这么多的苦心安排。

崔科斯射出手中的最后三支长箭,被加持了迅捷状态的长箭流星赶月一般地扑向对面三只丑陋的魔兽。

同样属于远程射手的半人马还没来得及将手中攥着的箭搭到弓上,就被崔科斯的长箭从左眼中射入,在脑后穿出,悄无声息的倒毙在地上,为肥沃的土地再次增加了若干肥力。

身材高大的巨熊在长箭射出的那一刻正仰头咆哮,崔科斯瞄准的是它胸口的那撮白毛,长箭几乎全部没入了巨熊的胸口,仅剩箭尾的白羽——白色的羽毛被巨熊的绿色血液染得如同一丛青草,巨熊的半声咆哮被硬生生憋在了嗓子眼中,轰然倒地。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修仙狂少农家地主婆刺符师都市医神狂婿男神防狼日记[娱乐圈]嫡女为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