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197 鸿门宴(1/1)

赫连幽和唐俊当然也是发现了王大全的身影,看到他转身离开的背影,只是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冷笑。

“唐大哥,打电话报警吧,就说有人在珠宝展上涉嫌敲诈勒索,证据确凿,让他们过来抓人!”?

那女人一听到赫连幽这话,顿时就慌了,下意识地回过头去找她的雇主,可是一回头这女人才发现,哪里还有那个男人的踪影?

因为珠宝展展出的都是贵重物品,所以珠宝展这边派出所早就出动警务在此巡逻,接到唐俊的报警电话后,不到三分钟就有片警来到了八号展柜前。?

“不是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是别人指使我这么干的!”看到警察出现,那女人这才意识到害怕,慌乱地喊了起来。

“这位女士,我们给过你机会,但是您一直不肯说实话,既然这样,就请您去警察局交代吧!”赫连幽早就猜到这事儿是谁的手笔,但是这女人她也不打算饶过,她淡淡道。

一出闹剧就这样结束,王大全本来的目的是想要毁掉翡翠阁的名声,将赫连幽和唐俊她们赶出珠宝展,却没想到,因为剧情大反转,围观的人都知道了翡翠阁产品的特点。

这下围观人群顿时炸开了锅,特有的标记,独一无二的产品,大师纯手工雕刻工艺,这些都是卖点,也是很多追求高档首饰的女顾客所追求的,一时间翡翠阁变成了炙手可热的产品,本就络绎不绝的八号展位更是围得水泄不通。

赫连幽和唐俊两人顿时面面相觑,最后忍不住笑出声来,谁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发生这样的大反转,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那边得到消息的王大全却是要气炸了,没有害到人,反而让翡翠阁的人气更上一层楼,有比他更点背的吗?

连续忙碌了三天,不光是赫连幽和唐俊,就连高子峰和秦兰都差点没累垮,珠宝展虽然是个好平台,但是这活还真不是人干的,到了第三天闭幕式的时候,赫连幽浑身都酸痛,似乎没有一处肌肉是不疼的。

这可把冷擎和宫野北心疼得不行,而晏泽奇和李雨寒也是珠宝展完了才知道翡翠阁是自己女儿的产业……原因是,展会结束的时候,赫连幽的那套十二钗荣登榜首,以一亿二千万的价格卖给了一个英国伯爵。

不仅如此,“翡翠阁”在这三天的珠宝展中也是风头出尽,展柜里的所有产品全部告罄,还接了上十个家国内外珠宝商的大单子。

三天时间,翡翠阁这个一般般的公司一下子就出了名,光定金就赚了上亿元。

忙完珠宝展,翡翠阁在帝都的新店也正式步入正轨了,新店赫连幽准备全权交给高子峰和秦兰两夫妻来管理,当然总的还是唐俊在管理。

晚上回去家,是李雨寒亲自过来给她煲的汤,一顿晚餐吃得赫连幽肚子鼓鼓的……她现在的喂口一天比一天好,她还开玩笑的说自己怀的是个小吃货,原因无二,只因怀了这小家伙过后,她就越来越贪嘴了。

看她撑得厉害,冷擎和宫野北便带她出去转去了,晚风徐徐吹过,三人在幽静的路上走着。

“幽宝,给你商量一件事情?!”没走多远,宫野北就开口了,眼底带着无尽的缱绻柔情。

“呵呵……”赫连幽停下脚步,歪着脑袋望向她,俏皮的眨了眨了眼,戏谑的开口,道:“什么事情呀,不会是没零用钱了吧?”

自从宫野北和她在一起过后,把他自己的那一部份财产已经全部转移到了赫连幽名下,想着当时知道的时候,还给她吓了一大跳了,结果这男人倒跟个没事儿人一般,只是嬉皮笑脸的来了一句,’没事我的都是你的,我的人也是你的,以后你养我就成了了。’

“零用钱倒是小事,有没有都无所畏,毕竟我是刷脸卡的,如果你能多给我一点福利我倒是非常乐意的。”

宫野北把福利两个字咬得特别的重,那猥琐的模样,看得冷擎给了他一脚,惹得赫连幽呵呵直笑。

“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什么事你说吧!”笑够了,赫连幽才出声。

“你看我们这山庄也不算小,总觉得人太少了一点,我寻思着多安排一些人手,而且你现在又在怀孕,马虎不得。”说这话的时候,宫野北脸上是难得有的严肃。

“你看着安排就可以了!”

赫连幽有些泛困的打了个吹欠。

“好吧,也只是给你讲一下,走吧回家休息,看你也困得不行了,幽小猪!”宫野北笑了笑捏了捏她的脸颊。

“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话还没讲完,赫连幽就愣了。

我去!

自己和宫野北不也是一家的吗?骂他全家不也有自己吗?而且貌似冷擎也躺着中枪了,呜呜……不要活了!

临睡觉前,赫连幽接到了一个特别的邀请函!

为什么特别呢?因为这邀请函是黄志成发过来的,上面是说邀请她参加港岛的翡翠公盘,最有意思的是这公盘已经开始了好些天了,不过她现在去应该还没有最后阶段吧,她就当去扫货了,公盘里的暗标可是非常不错的,赌性也大!很有意思的呢!

这个时候叫她去参加,无非就是她在珠宝展上让他们没了面子,而他想在翡翠公盘上给赫连幽使绊子,把那丢了的脸面找回来?!

赫连幽冷冷一笑,想也没想的就同意了,既然不知悔改,那就让她这个赌石皇后去会一会传说中的赌王吧。

当然这一次去的还有冷擎和宫野北两个男人!赫连幽是不想让他们去的,但是两男人却一致道,如果他们两人不去,那也不准她去,然后就是不放心她之类的种种,说得赫连幽没有办法,只得同意,临走前,赫连幽把上次炼的一瓶中级丹药,让人拿给了李雨寒,上面的效果,会出现哪些异常都交代清楚了,才和两个男人一起离开,当时她是代表翡翠阁,所以唐俊她也顺便带了过去。

在z国冷擎身份不一般,所以过去的证件赫连幽是根本就没有操心,第二天,他们一家人坐着私人飞机到港岛时已经中午了。

住的酒店当然还是自家的,至尊皇朝大酒店了,到了顶层的至尊总统套房,赫连幽就直接朝那大床扑了上去。

“小心一点,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情况!”冷擎放下手里的东西,把赫连幽从床上拎了起来,真的是拎起来的,脸色冷峻一片。

赫连幽顿时就怂了,讨好的伸出双手环住男人的脖子,“知道了,下次我会小心的!”

冷擎脸色不变,就这样定定的望着她,似不太相信她的话!

“真的啦,你相信我啦!”见男人不买帐,赫连幽整个身子都靠到了男人的怀里,还娇憨的蹭了蹭,讨好意味明显。

“好啦,你别吓她了,不知道她胆子小吗?”宫野北见赫连幽整身子都贴到了冷擎的身上,哪还能坐得住,当下就把她从冷擎的怀里捞了出来,抱到自己的怀里。

“她这性格就是你这样惯她得!”冷冷的扫了赫连幽一眼,去给她整理衣物去了。

见冷擎走了,她撇了撇嘴……宫野北见状,刮了刮她鼻梁,“自己身体不知道,下次我也不帮你了!”

两个男人担心她坐飞机累了,所以决定休息一晚,明天再去参加公盘!

第二天一大早,还不到七点,唐俊就跑到酒店来敲赫连幽的房门了,只是开门的人是冷擎,唐俊怂了,转头默默离开,想不明白为什么老板的男人都这么有气场!只是一个眼神就让人尿了。

赫连幽睡眼惺忪地爬起来刷牙洗脸,在酒店随便吃了点早餐,就朝着赌石广场走去。

到了赌石广场一看,喝……广场上聚满了前来参加赌盘的人,各种小贩在外围叫卖着,最让赫连幽感到有意思的是,有人居然在叫卖一种小册子,据说是这次赌盘的内部资料,册子上面有这次赌盘的赌种标的详细介绍,包括各个标的毛料表现以及赔率预测等等,不过册子有点贵,一本就卖两百块。

见有很多人都在询问,唐俊也是第一次来参加港岛的赌盘,对这种事情不免好奇。

旁边有一点小姑娘不屑的撇了撇嘴,忍不住嘀咕了一句,“那些都是骗子,不要相信他们,那册子在里面的服务中心就能领到,根本不需要花钱,这些人提前得到了册子,然后复印出来,专门用来骗广场外围的那些新手赌客,因为新手不知道情况,所以花两百块买下来之后还觉得沾沾自喜,以为占了大便宜。”

听到这话唐俊顿时愣住,赫连幽更是哭笑不得,这种投机倒把的事情果然在哪里都层出不穷啊,能想得出这招来坑人钱财的也是个人才,亏他想得出来!

港岛赌盘比上次在西秀市更为热闹,不过因为赌种的特殊性,使得港岛公盘的很多毛料质量下降了不少,也让它在全国的影响力远远比不上西秀市那边。

不过真要算起来,从赌石界的地位来说,港岛赌盘并不比西秀市的差。

因为国内的绝大部分的赌石毛料,都是先从缅国输送到西秀市然后再通过西秀市运往全国各地,所以西秀市成为了z国赌石输送的枢纽,港岛公盘的名声再响,终究差了一招,西秀市始终处在国内赌石的第一站,充当着老大的地位。

这时候从不远处开过来几辆路虎,车子停在了广场外,从里面走下来几个人,排场挺大的,这是赫连幽的第一感觉。

“呀,是翡翠赌王!”不知是谁在场内喊了一声,把众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这就是那所畏的赌王?”赫连幽侧过头望向唐俊,他在这圈子的时间比她久,应该了解得比她多。“翡翠赌王就是赌石界最厉害的人,每隔三年赌石圈子里就会有一次赌石比赛,以此来评定谁是赌王,那边车里下来的那个人叫黄志成,是国内最厉害的赌石高手,当年黄志成在赌石公盘上十赌九涨,之后又连续五届蝉联赌王桂冠,这样的战绩没有任何一届赌王能与之媲美,虽然他如今已经退位很多年,但是仍然有很多人记得他的威名。”

唐俊在一旁淡淡的解释。

这就是赌石大王黄志成?惜缘珠宝的最高决策人?!

唐俊说的没错,黄志成虽然已经从赌王的位置退下来多年,但是威名一直都在,看到他出现在广场石,那些老赌石行家们一看到他,顿时就一阵哗然,眼睛里都露出了热切和期待的神色,纷纷扬起手高声呼喊着赌王的名字。

所有人自觉地让出一条道来,让黄志成等人顺利通过,看到这样的情形,赫连幽也不禁觉得这人很有本事!这么多人崇拜他,可见这个黄志成在赌石方面确实很厉害。

黄志成虽然老了,但是余威尚存,很多人都是跟着他赌石发家的,这些赌石老手看不上新冒出头的年轻赌王,只买黄志成一个人的账。

冷擎面无表情,而宫野北听着周围的人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声,不由得撇了撇嘴,这个黄志成再厉害又如何,他已经年迈了,曾经的成绩再辉煌也抵不过岁月这把杀猪刀了,他如今老眼昏花,就算经验再足,眼里劲儿总比不上年轻时候了。

赌王虽然有威名,却未必就比年轻人厉害,至少在唐俊几个人的心中,赫连幽的赌石技艺绝对不比这个赌王差。

八点,赌石公盘正式开幕,一大群赌徒蜂拥而入,赫连幽几个人正准备进去,于长青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你是不是在港岛参加赌石公盘?”

赫连幽笑道:“是啊,你没有看到我,我倒是已经见到你了,不过我们现在还没有入场呢。”?

“那行,我在大厅等你。”于长青在那边说道。

正说着,赫连幽几个人就入了大厅,果然见到于长青就站在大厅里张望,看到赫连幽进来,他眼中亮光一闪而过,笑着迎了上来。

“你这小丫头,要过来参加公盘也不讲一声,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前几天没有看到你?”

“呵呵,临时决定的!”赫连幽俏皮的眨了眨眼。

于长青还准说什么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两人又说了几句便离开了,和于长青分开后,赫连幽个人就在公盘上看起了标。

不过……让赫连幽感到郁闷的是,她在进入赌石公盘之后,就被人留意到了,进入明标区,那些明标的老板都非常有默契,知道赫连幽是赌石高手,一旦赫连幽看自家的毛料,那些老板都会不约而同地加价,凡是赫连幽看上的毛料,基本上价钱都要比原来增加了好几番,赫连幽顿时嘴角抽抽,觉得又是气闷又是无语。

毕竟赌石这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赫连幽这赌后的名声已经很大了呢!这就是盛名之累,当个名人还真不是个容易的事儿,赫连幽觉得她有些失策了,现在这种情况,她应该乔装打扮一番让人认不出来了再进场。

不过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赫连幽在这些老板集体坑爹之后也学乖了,看毛料不再挑着看,而是每块都摸,每块都问价,那些老板搞不清楚赫连幽到底要买哪块,被赫连幽这么一闹,抬价的计划算是彻底失败了。

“赫连小姐,您到底要哪块啊,这些标能不能切出翡翠来,您倒是给我一个准信成不?”那些老板在心里咆哮着,但是面上也不敢做得太明显,一来赌盘还需要靠赫连幽这样的能人来扬名,二来他们也清楚面前这位不是他们这种人得罪得起的。

这抬价情况遇到得多了,赫连幽索性不买了,等遇到合适的毛料想买下来,她也不亲自出手,而是在私底下悄悄叮嘱唐俊或者其他人代为购买,这样也省得后面有想投机取巧的人跟风,将她看的毛料都买了。

明标其实没什么好看的,基本上能出翡翠的毛料占据比例很少,而且即便是处翡翠,也大多价值不高。

赫连幽看了不下千份明标,但是值得她出手的却不过寥寥几块,?当然,这也是因为赫连幽的眼光太高,能解出普通的中低档翡翠的料子,她根本看不上。

赫连幽在明标区越看越快,越看越觉得索然无味,最后干脆直接转身拐到另外一个大厅那儿去看暗标。

到了暗标去,唐俊显得很是兴奋,拉着赫连幽就直奔某处暗标。

“你看这两块毛料,我当时有打听,很叫好的,据说持有人,当时有人要出高价收购,没舍得卖,一直留着没有解。”

“这次要不是他听说赌王回来,为然也不会同意玉石协会的请求将这两块毛料拿出来。小老板你快看看,这两块毛料到底怎么样,能不能出翡翠?”

唐俊的眼中露出了热切和期待,这两块毛料他可是知道了好多年了,就想知道里面到底藏着什么品种的翡翠,可是那老板别说解毛料了,就连看都不让人看,一直锁在库房里面,根本舍不得拿出来。

赫连幽是第一次见唐俊出现这样的神情,不免觉得有一些好笑,也没有拒绝唐俊的请求,先是走到了三十九号暗标处,不过看到那块毛料,她就忍不住露出了惊讶之色。

这是一块刀磨砍,皮壳呈灰褐色,个头约莫四五公斤的样子,上面的砂砾看起来非常粗糙,老场口的刀磨砍本身就比较少见,这样的毛料多产如血似火的红翡,比较名贵。

不过现在能看到刀磨砍的机会很少了,一般刀磨砍就算是有,也不会是老场口,切垮的几率非常高,不过眼前的这块刀磨砍上面的灰白色蟒带如同鼻涕一般缠绕在整块赌石上,表现相当出色,里面能切出高种地红翡的概率应该相当高。

看到这儿,赫连幽忍不住伸出手朝着这块刀磨砍摸去,右手顺着那层灰白蟒按在了石头上,只是……赫连幽的右手刚摸到这块毛料上,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鲜艳的红色,满满的如夕阳残雪一般充斥着她的脑海,不带一丝瑕疵的晶莹剔透,如流水一般灵动的颜色,无比标明着眼前这块刀磨砍里面藏着一块高贵的翡翠。

美人,是历朝历代对美女的称呼,历史上最有名的四大美人各具特色,并非一般人都能得到美人这样的称呼,只有那种备受帝王宠爱的女人,才能有此美称。

在赌石圈有一个传说,那就是极品血美人的传说。

相传霸王之妻虞姬自刎于乌江时,溅出的血喷到了乌江岸石上,然后这些石头就被染成了红色,因为颜色鲜艳美丽,那些石头后来被人雕成物件来把玩,并被称作血美人。

因血铸成的美人,带着一丝凄厉和绝望,却极具震撼,让人浮想联翩,就如同一个悲惨的爱情故事,惹人垂怜,因为翡翠中的红翡颜色与乌江红石相似的关系,不少人也将翡翠中的红翡称之为血美人。

但是并非所有红翡都能有此虚荣,真正的血美人,与极品紫眼睛,极品帝王绿以及极品鸡油黄属于一个档次。

也就是说,普通的红翡哪怕是玻璃种也不能称之为血美人,不仅需要种地,还需要满红。

颜色阳而不邪,艳而不妖,水头足种地高,玉质细腻无瑕疵,各方面的条件都要达到最顶尖,才能称之为血美人,只要有一处差那么一点,就不完美,就无法称之为血美人。

在翡翠出现的短短数百年历史上,真正满红的血美人出现的次数屈指可数,不过这样的翡翠一旦问世,引起的轰动比真正的美人出现还要让人震撼疯狂。

也不知道是不是怀了孩子的原因,现在感应这些比以前更为直接了,跟透视差不多了,看到手中的这块刀磨砍的内部情况之后,赫连幽也难免有些失神。

她虽然有过几次切出高档红翡的经历,但是那些翡翠无论是种地还是色泽都距离极品血美人还相差甚远,达不到血美人的标准。

但是眼前的这块翡翠不一样,这块毛料里面的血美人虽然个头比鸡蛋大不了多少,一只镯子也未必能掏得出来,但是其极品程度却足以和她之前切出来的祖母绿天珠媲美。

“怎么样?这块料子好不好?”唐俊见赫连幽只顾着发呆,半晌都没有说话,忍不住着急地问道。

赫连幽被唐俊拉回了神智,舒了一口气。?一旁宫野北清咳一声,冲着赫连幽使了使眼色,赫连幽一愣,侧头朝着旁边看了几眼,这才暗道自己大意了。

周围有这么多人都在明里暗里地观察她的反应,现在她盯着这块翡翠失神,岂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她很看好这块毛料吗?

“再看看吧,我也不大能看准,我觉得这样的老场口就算再查应该也能出翡翠,不过就是底价太高了。”赫连幽说得似真似假,果然周围站着的好几个人耳朵微动,显然将赫连幽的这番话听进去了,一个个看向那个标价若有所思。

赫连幽眼神闪烁,不动声色地冲着唐俊眨了眨眼,唐俊在这方面比一般人都机灵,立马就会意了过来,笑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再去看看其他的。”

刚刚赫连幽所说的话确实不假,这块毛料因为表现特别好,所以开出的低价也非常高,两百万的底价,一般翡翠公盘上普通的标价格基本上都会涨数倍,更不要说表现好的毛料了。

在赌石公盘上有很多有钱人为了赌博可以一掷千金,他们未必就会在乎这几千万的资金,若是赌中了,资产就能翻倍增长,这样的高额回报,哪怕是有很高的风险他们也愿意承担。

也就是说,这块毛料虽然底价只有两百万,但是要标到这块毛料,一千万甚至两千万都未必能竞拍得下来。

不过赫连幽还是牢记了眼前这块赌石毛料的标号,然后慢慢向别的地方走去。?

她在心里估算了一下这块血美人的价值,决定在投标的最后看看再说。

若是这份标价格太高的话,她也要掂量掂量划不划算,虽然她喜欢这块翡翠,也知道血美人难得,但是先的情况不太明朗,这块毛料她能不能竞拍下来,还要回去好好做一下打算。

而唐俊让她看的第二块毛料为龙塘白鱼皮,皮壳粗糙,表象并不怎么好,不过却是块半赌毛料,切开的一个巴掌大的窗口露出了玉肉,水底不错,里面的绿色为苹果绿,绿色很正,水头也足,属于高冰种,而且毛料够大。

不过这块毛料的价格也不低,底价为一百五十万。因为看到了一块极品血美人,赫连幽就有些心不在焉了,在看完姜这块毛料之后,她看其他毛料都有些漫不经心。

正好这个时候,从她旁边走过去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赫连幽一时没留意,居然就猛地撞到了这个男人的身上,冷擎都没来得及伸手接她。

?“你这女人他妈的没长眼睛吗?!”那个男人手劲儿不小,在赫连幽撞到他的身上的那一瞬间,他猛地一挥手,赫连幽没有站稳,顿时就是几个趔趄,倒退几步就跌倒在身后的一块赌石上,脚腕一阵剧痛,让赫连幽禁不住啊地一声轻呼。

“没事吧?!”冷擎第一个反应过来,推开前面的人,飞奔到赫连幽身边,听到赫连幽呼痛,他低下头一看,顿时就怒气上涌。

这小丫头皮肤有多嫩他可是心里清楚,就这么一点对于别人来说的小伤,对她来讲都比别人疼上十倍有余。

赫连幽本来就身形瘦弱,那男人力气又大,这么一推之下,赫连幽就被推到了这块毛料上,恰巧这块毛料一端为尖锐的凸起,赫连幽这一退之下,右脚的脚踝直接就撞在了这块毛料之上,顿时就磨破了皮,被那尖锐的毛料边角刮掉了一块肉,鲜血就那么流了下来。

还好不是肚子!不然……

冷擎见状眼疾手快地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药膏直接敷在了赫连幽的脚踝伤口上,那伤口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凝结成了伤疤,血也没有再流出来的迹象。

做完这些,冷擎就要转身去找那个男人的麻烦,不想赫连幽却在这个时候猛地阻止了他,皱着眉摇了摇头道:“算了,本来就是我不小心撞上的他,咱们继续看毛料吧。”

赫连幽不想把事情闹大,可惜赫连幽是想息事宁人,那中年男人却是不依不挠。

邪的眼神上下打量了赫连幽一眼:?“小姑娘,我劝你走路还是看着点,这里是赌石公盘,可不是夜店酒吧,别随便就往男人的怀里靠,对于这种自动送上门来的,白让我上我都不要!”

?“撞了我就这么算了?怎么着也得给我道声歉吧?”?说着,那中年男人说着还用淫

秽不堪,粗鲁至极。

这中年男人见赫连幽不追究,只当是赫连幽怕了,反而得寸进尺,说出来的话语淫

“我劝你放尊重点!不是每个女人你都能惹得起的!”听到这话,赫连幽瞬间就恼了,她冷冷地看着这个中年男人。

“小姐,做人呢首先要懂规矩,说话不要这么冲,不然有你哭的时候。今天这事儿看在你是个小姑娘的份上,你道声歉,我就不追究了!”那中年男人浮肿的脸上露出了不悦之色,瞟了赫连幽一眼,不以为然地道。

“这位先生,我是不小心撞到了您没错,但是您可也推了我一把,为什么你不给我道歉,反倒成了我一个人的错?”赫连幽的心中憋着一股子怒气,被人推倒受了伤,反倒还要给推自己的这个人道歉,她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的道理!想到这儿赫连幽眼中露出一丝阴冷之色,手腕略微抬了抬,趁着那男人不备,从空间内取了个极小的瓷瓶出来,不多时,一点药粉就飞到了那男人的脸上。

“一个道歉这么简单都不愿意,怎么,难道你真想让我上了你?姑娘,别给你脸你不要脸,试图以这样的方式引起别人的注意力,你不觉得这一招太拙劣了吗?想在赌盘勾搭男人,你还得再练练!”?那中年男人并未察觉到空气中的粉尘颗粒有什么异常,只当是从暗标毛料那边飞过来的石屑,所以并未在意,只是面带嘲讽地看着赫连幽。

“赤一,动手!这人嘴巴太臭,那双眼睛太脏!”赫连幽心中的怒气终于再也抑制不住,看着那个中年男人,冷笑道。

那个中年男人还要说话,不想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一个人急匆匆地赶了过来,看到赫连幽,顿时就笑开了花:?“赫连小姐,我们会长想请您过去一趟,赌王和帝都的于老都在等您。”?

?“你……您是赫连小姐?被誉为赌石皇后的那位?”那中年男人原本还一副傲慢鄙夷的神色,在听到这位明显是赌盘方面的工作人员说的话之后,顿时脸色骤变,看向赫连幽的眼神中惊疑不定。

“您是广城的刘先生吧?您还真没说错,这位就是赫连小姐,赫连小姐如今的名气可是直逼赌王黄老先生,不少人都很看好赫连小姐,觉得赫连小姐有成为下一任赌王的潜质呢。”

那位工作人员在接待处工作多年,自然也是人精,看到这中年男人的面色不对,又想到刚刚那种紧张冷峙的气氛,顿时就明白了七八分,知道是这中年男人有眼无珠冲撞了这位女神,忙开口缓和道。

“哎呀,原来是赫连小姐,真是对不住了,我这眼拙没能认出您来,说话太直接了,希望您别往心里去。要不一会儿我请您吃个饭,算是我给您赔礼道歉,地方您选,怎么样?”那中年男人听到这话顿时心就慌了,想到自己刚刚居然不知死活地招惹了这位大神,顿时后悔不跌,翻脸比翻书还快。

赫连幽可不想跟这种人多费唇舌,她冷冷地看了这个男人一眼,淡淡说道:“吃饭就不必了,我怕一会儿有人会说我饥不择食,什么男人都入了眼!以后希望显示说话的时候能够尊重女性,我说过了,不是什么女人你都能惹得起!”

那中年男人面色僵住,想到之前他说赫连幽往他怀里投怀送抱,又说白送给他都不要的话,脸色顿时涨得通红,恨不得咬碎了自己的舌头。

他现在觉得漂亮女人都是贱人、骗子,主要是前段日子,他才着了道呀!

不过,赫连幽根本不想跟这种人多做纠缠,悄悄地引导碧珠灵气转到脚踝,让伤口迅速愈合,?她慢慢地支撑着身后的毛料缓缓站了起来,正要跟着那名工作人员离开,不想这时候却让她看到了颇为惊愕的一幕。

一副宛若完美的泼墨画卷呈现在她的眼前,在她身后的这块带着棱角凸起的毛料里面,竟然蕴藏着大秘密,赫连幽的脸上并未露出过多的神彩,但是心却在见到这块翡翠之后瞬间就活了。

她用余光偷偷地瞄了周围的几个人一眼,察觉到这几个人并没有注意她,顿时心中隐隐有一丝窃喜,这才不动声色地打量身后这块害她受伤的毛料。

这块毛料属于中等个头,约有五十公斤大小,皮壳颜色为黑中带灰的杂色,应该是老坑灰卡,灰卡是老场口中的一种,不过这个场口的毛料不太受欢迎,因为灰卡的翡翠毛料是最难判断的,表现和内里可以说变幻莫测,很难琢磨,让人抓不住规律。

灰卡的个体大小悬殊,大件的灰卡毛料可以达到几百千克甚至上万千克,属于毛料之中的巨无霸,但是灰卡里面出翡翠的概率很低,一般切出来的翡翠透明度不高,水底好坏分布不均,不过一旦灰卡出高绿,就是种地水都足的极品。

赫连幽看的这块毛料表现不太好,表皮很是普通,皮壳上不见蟒带,反而布满了细细密密的霉松花,?最重要的是,这是一块开了窗的毛料,在一处霉松花上擦掉了一小块,露出了一个布满黑藓的窗口来,看到那个窗口上密密麻麻的黑藓,一般都会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但是鉴于灰卡的特殊性和难以捉摸的变异性,这样的毛料也是有很多人感兴趣的,?赌藓的风险虽然大,但是这块毛料里面一旦有绿,就肯定是高绿。

而且因为这块毛料表现不好,底价只有二十万,这在赌盘别说是暗标区,就是跟明标区比起来也绝对是一个极低的价钱,不过赫连幽看中的不少这块毛料的低价钱,而是这块毛料里面那契合得近乎完美的颜色。

这块毛料确实是黑藓没错,但是却不是之前她遇到过的藓吃绿,它比较特殊,如果非要找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变异藓吃绿,?顺着那个开出的窗口下去一公分,毛料里面都是黑藓,如果切开来看,绝对触目惊心,不过再切下去,那些黑藓就会产生变异,藓吃绿变成了藓吃黑。

再深入两到三公分,藓吃黑彻底变为了一片汪洋的黑色,黑得发亮的墨翠就在眼前,在那墨翠之中,还隐隐有红绿蓝白黄其他几种颜色透出来,丝丝缕缕缠绕在这块墨翠之上,形成了一张天然的水墨写意画。

这样的景象看得赫连幽心中又惊又喜,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果然匪夷所思,让人惊叹,?这块墨翠虽然漆黑如墨,但是质地细腻,结构细致均匀,透光度也好,看这种地水头,应该是玻璃种无疑。

再加上那些覆着其上的五色丝质翡翠,不含杂质,没有裂纹,这样的翡翠,一旦解出来之后再经过抛光,无需雕刻就是一副最完美的天然画卷,绝对是珍品中的珍品!

墨翠,是翡翠的一种,通常被人和墨玉混淆,?事实上,墨玉是和田玉的一种,墨玉通体漆黑,硬度却比翡翠要软。

墨翠也经常会被人误解为墨翡,其实不然,墨翠和墨翡也有区别,尽管同样是黑色,但是墨翡是黑色之中带着一种绯红,而墨翠则是黑中隐隐透出绿意,纯净的黑色不含任何杂质,更加灵气逼人。

墨翠初期用肉眼观看会让人觉得黑得发亮,使人很容易误以为是独山玉中的墨玉或者其他墨色宝石,但是在透射光下观察的话,人们就会发现,这些墨翠呈半透明状,切黑中透绿。

正是因为这样的特征,缅甸人用“情人的影子”来亲切地形容墨翠,因为它那隐隐的绿意,就如同情人的身影一般神秘而诱人。

墨翠传言可以镇邪,虽然它的颜色使得它受欢迎的程度比不上其他颜色的翡翠,很少被雕成镯子或首饰,通常都是做成摆件才能符合它端庄高贵的色彩,但是还是有很多男士佩戴墨翠雕刻成的神佛、关公之类的挂件或玉牌。

不过赫连幽手中的这块墨翠,即便是再好的雕刻师也不敢动刀,这样的好东西,本身就已经是一件天然成品,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绝非凡人的雕工雕琢出来的东西能够比拟的,什么样的大师也不行。

这块翡翠无需动刀,它的存在本身就已经非常完美,多一笔都是画蛇添足。

如果说那块血美人赫连幽还有些迟疑的话,那么这块天然翡翠她就是势在必得。

不过短短十几秒的时间,赫连幽心下就已经拿定了主意,在心里默默记住了这块毛料的编号,然后随着那名工作人员往贵宾区走去。

到了贵宾区,果然见到了于长青和港岛玉石协会的人正在聊着什么,看到赫连幽走了进来,那些人纷纷朝着赫连幽看过来,看向赫连幽的眼神中都带着一种嫉妒与佩服的复杂情绪。

像他们这样的人,在赌石圈子里摸爬滚打几十年,才能勉强算是抓住了门道,不能说比不过黄志成这样十赌九涨,起码也有四五成的把握。

但是赫连幽不同,这女孩看起来才不到二十岁年纪,一看就知道接触赌石的时间不长,但是她在西秀币那几天表现出来的天赋异禀,绝对非常人所能及。

抹岗岩里面连着切出了祖母绿天珠和帝王绿,这样毒辣老练的眼光和手段,让玉石协会这些自诩为赌石高手的人俱是汗颜。

这个圈子里面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注入新的血液了,就如同一潭死水一般没有了活力,没有对手,让他们这些人也飘飘然自负起来,以为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了对手。

但是赫连幽的出现,狠狠地给了他们一巴掌,将他们从梦中彻底地打醒了。

“小丫头,好久不见,你这几天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看到赫连幽走了进来,于长青率先站了起来,笑意盈盈地看着赫连幽。

于长青很喜欢这个小姑娘,他觉得这个小姑娘虽然年轻,但是不骄不躁,有能力但不张扬,时刻都保持着谦逊有礼的态度,一看就是一个有涵养的小姑娘。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异界战国星际致富日常阳光大秦宝谛独辉依然如故逆旅